<track id="ckbpn"><meter id="ckbpn"></meter></track>

    1. <p id="ckbpn"></p>
      1. <table id="ckbpn"></table>

      2. 一場冠絕平生的逆旅:蘇軾的屈辱貶謫,成就海南的大幸|尋路東坡

        封面區塊鏈 該文章已上鏈 >

        封面新聞 2023-02-21 09:30 306427

        封面新聞記者 李雨心 周琴 周彬 海南儋州報道

        “心似已灰之木,身如不系之舟。問汝平生功業,黃州惠州儋州?!?/p>

        建中靖國元年(1101年)五月,當蘇軾北返中原,在真州游金山龍游寺時,他寫下這首《自題金山畫像》,回顧了自己幾起幾落、坎坷不平,又連遭貶謫的一生。作此詩時,是蘇軾去世前兩個月,已過花甲之年的他預感自己即將走到生命的盡頭,用詩作精煉概括他一生的跌宕悲慘境遇。不久后,蘇軾便與世長辭,卒于常州。

        儋州,蘇軾仕途中最后一個謫居地。這里遠離中原、孤懸海外,在古時被視為“蠻荒之地”,更是“瘴癘之鄉”,暑熱交織間毒蛇猛獸遍地,兇險到了“非人所居”的程度。紹圣四年(1097年),農歷七月初二,年過六旬的蘇軾歷時兩月有余,跨過瓊州海峽,終于達到了此處,赴任瓊州別駕。在這瘴癘瘧疾時發之地,度過了三年零十天的居儋歲月。

        年事已高,又被貶極為偏遠之地,按理來說,儋州應是蘇軾的人生凄涼地,是生命的最低谷??稍谌旰?,蘇軾離開海南時,卻留下了“我本海南民,寄生西蜀州”的情深之句,流露出對這里的依戀不舍。

        初春的二月,封面新聞記者也同樣跨越瓊州海峽,踏上了儋州這片土地,來到中和鎮的東坡書院、桄榔庵遺址,感受蘇軾當年走過的路途,吹過的咸濕海風。在海南省蘇學研究會副會長李盛華、海南大學人文學院教授海濱的講述下,得以窺見蘇軾是如何在此絕境活下來,且活得非凡超脫的。

        海南省蘇學研究會副會長李盛華

        海南大學人文學院教授海濱在??谔K公祠

        在人生最失意的歲月,在最偏僻的貶謫之地,儋州的蘇東坡,似乎并沒有太大的改變。他仍然心系民生,鑿泉挖井,苦口婆心勸民農耕;他仍然勸學問道,為海南培養出了歷史上的第一位舉人;他仍然樂觀,穿木屐戴笠而歸,惹得婦人小兒相隨爭笑;他仍然廣受愛戴,離儋時前來送行的百姓絡繹不絕……

        于是,后人素有“東坡不幸海南幸”之說,貶謫儋州是蘇軾的不幸,卻給海南帶來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        儋州東坡書院載酒堂

        依然樂觀

        “俯仰之間有方軌八達之路”

        “今到海南,首當作棺,次便作墓,乃留手疏于諸子,死則葬于海外?!?/p>

        在已過花甲之年還要被流放偏遠之地,會是一種怎樣的心情?哪怕在宦海浮沉數十年,有過無數高潮和低谷的蘇東坡,都難以免俗地感到凄涼和痛苦。那時,蘇軾視海南為畏途,在聽聞要貶謫海南時,他寫下《與王敏仲書》,說自己垂老投荒,難以生還,更與家人訣別,叮囑臨終后事。

        到儋州后,蘇軾又寫下《到昌化軍謝表》,其中有文:“臣孤老無托,瘴癘交攻。子孫慟哭于江邊,已為死別;魑魅逢迎于海上,寧許生還。念報德之何時,悼此心之永已?!贝藭r已經六十二歲的他,再度陷入不安之中,離別時子孫跪在江邊痛哭,讓他倍感晚年凄涼,痛苦比當年貶謫黃州時更甚。

        “蘇東坡,那么一個豪放派詩人,眾人都知他坦蕩豁達,能與天地對話的人??蓮倪@些文字中,都表現了他當時的恐懼忐忑、不安害怕。他一路帶著自己最小的兒子蘇過,渡過瓊州海峽,抵達了儋州。這時他的第一任、第二任夫人,愛妾都病故了,身邊的家人只有蘇過,他內心的凄涼痛苦是可想而知的?!崩钍⑷A說,到了人生的這一步,不管如何豪放瀟灑,連蘇東坡都瀕臨崩潰之境。

        在當時,海南已是被流放的最偏遠之地,又被視作“瘴癘之鄉”,瘧疾、痢疾、霍亂、手足口病……還有各種各樣說不清的熱帶病,在島上盛行。李盛華說,朝廷要蘇軾貶謫此處,顯然是要置他于死地。并且島上物資匱乏,生活條件比惠州還艱苦許多,連住的地方都沒有,后來還和兒子被趕出官舍。蘇軾在《與程秀才書》中描述了生活的困頓:“此間食無肉,病無藥,居無室,出無友,冬無炭,夏無寒泉……”飲食上也是,“五日一見花豬肉,十日一遇黃雞粥”。真切的生活艱難,讓他更感精神上的痛苦與打擊。

        可蘇軾仍舊是蘇軾,他總有苦中作樂的本領,把困頓的日子過得怡然自得。在環顧四面看到大海無邊無際之時,他頓悟到大地也不過為海水環繞,每個人都生活在海島之上。在《試筆自書》中,他還寫下一則寓言,一只螞蟻在水中的浮葉上,以為身陷汪洋大海之中?!翱刹灰粫?,水干了螞蟻就爬了出去,它見到小伙伴哭訴以為不能相見。在這個故事里蘇軾感悟到,原來俯仰之間有方軌八達之路,一抬頭一低頭,人生就不一樣,這是他在海島上所領悟的?!焙I說,他認為海南的自然風光、地理氣候,都讓蘇軾得以重新思考,“從而達到一種哲學層面的超然?!?/p>

        在游覽海南之時,蘇軾還寫下《儋耳山》,一句“君看道傍石,盡是補天馀”,看似寫景卻是在寫他自己。蘇軾說此地山下路旁的奇石,都是女媧補天所用剩的,實則借山和石喻己,覺得自己一塊多余的石頭,但要真是一塊補天石也足矣。

        “蘇軾心想,我才高八斗、豪氣沖天,在朝廷縱論天下,卻偏被放在儋州??删退惚粊G棄,卻仍是補天之石。這說明,東坡還有自信,他的心還在燃燒,沒有被擊垮。所以,這首詩也暗示了他的命運,雖然他來儋州時候已經六十二了,但他仍然是一塊奇才。不管這是他內心的安慰,還是對自己命運的占卜,都說明了他心理發生了巨大變化,他又找回了信心,拾回了信念?!?/p>

        儋州東坡書院內的“東坡居士”塑像

        依然勸學

        “瓊州人文之盛蘇公啟之”

        在海南???,有一座五公祠,風景如畫,歷史悠久。近千年前,蘇軾跨海而來,攜子蘇過途經瓊州美舍河時,在瓊州府城金粟庵暫居,也就是如今的五公祠。這里歷經歲月的日曬雨淋、臺風地震,數次重修,后人又建造了蘇公祠來紀念蘇東坡。如今,祠內有一座石刻蘇東坡像,更在祠中供養著蘇軾的牌位。但神奇的是,蘇公祠中共供養了三座牌位,另外兩座則為蘇軾之子蘇過,和蘇軾的學生姜唐佐。

        “在我們的經驗范圍內,很少有祠堂的牌位里又排著親人,又排著學生。但蘇公祠的擺放非常有特點,這其實飽含了海南老百姓對東坡先生的尊重感恩,也飽含了海南對于文化、教育的一種渴望和仰望?!焙I解釋道。

        “海南的教育,在當時不容樂觀到什么程度?”海濱說,且不論自隋朝開科取士以來,整個海南從無一人考中舉人或進士,連學校建設也破敗不堪。當東坡貶謫到儋州,他安頓好了自己的居所之后,他就到處走走看看。雖然當時東坡窮愁潦倒,但他看到此處有個學校覺得十分高興?!八泵θタ疾?,走到學校跟前發現殘垣斷壁一片破敗,沒有老師、學生,沒有朗朗的讀書聲,他內心感到非常失落?!?/p>

        因為地理上的山海相隔,海南與中原地帶長期隔絕,文化發展相對遲滯。李盛華也談到,都說“春風不度玉門關”,同時春風也不度“海峽關”,中原的文化往往遇到了海峽便被阻斷。造好居所桄榔庵后,在喬遷當晚,他意外聽到鄰家兩小兒誦書聲,感到欣慰之時,他舉杯暢飲,把童子的讀書聲當作最美味的下酒菜。海濱表示,“于是他就明白了,這里不是沒有愿意讀書的孩子,而是缺乏學校、缺乏愿意來輔導孩子的好老師?!?/p>

        ??谔K公祠內供奉的牌位

        宋哲宗紹圣四年(1097年)冬,蘇軾與張中、黎子云兄弟等人一起出資,在黎子云的舊居上建屋,并取《漢書·揚雄傳》中“載酒問字”的典故取名“載酒堂”,蘇軾在此處講學,傳授儒家詩書禮義之道。元符二年(1099年)閏九月,一位男子擔簦百里,從瓊州至儋州求學于蘇軾,他便是姜唐佐。

        “蘇軾對姜唐佐在學業上的培養,是無微不至的,甚至逐字逐句給他修改文章?!睆奈恼碌闹\篇布局、構造組織,甚至是生活上的待人接物,更有人品風格上的培養,是全方位的傾囊相授。對于姜唐佐,蘇軾也給予了厚望,曾寫“滄海何曾斷地脈,白袍端合破天荒”兩句詩相贈,并答應待唐佐登科之時,再將余下的詩句補足。

        崇寧元年(1102年),姜唐佐果然不負眾望考中舉人,實現了海南科舉史上的“開天辟地”。但此時,蘇軾已經逝世,無緣看到此景象。隨后,在崇寧二年(1103年)正月,姜唐佐在路過汝南時遇到蘇轍,蘇轍代替亡故的兄長將詩句補足,曰:“生長茅間有異芳,風流稷下古諸姜。適從瓊管魚龍窟,秀出羊城翰墨場。滄海何曾斷地脈,白袍端合破天荒。錦衣他日千人看,始信東坡眼目長?!?/p>

        從蘇軾在載酒堂中講學,再到學生姜唐佐中舉,成為海南史上的第一位舉人,這到底是一種偶然,還是必然?問到此處時,海濱也說到,隨著唐宋不斷有著名文人士大夫被貶謫海南,這里也有著勤奮好學的土壤,但不管當地有多么優秀的學生,卻從無一人考過瓊州海峽?!拔蚁嘈湃绻麞|坡沒有來海南,這里最終也會出舉人、出進士,但的確會晚一些。蘇軾培養出海南首位舉人,既跟天時地利人和有關,又跟東坡自身有關?!?/p>

        蘇軾離儋后,海南人才輩出,儋州地區尤為突出。清代戴肇辰等學者撰《瓊臺紀事錄》,其中談到:“宋蘇文忠公之謫儋耳,講學明道,教化日興,瓊州人文之盛,實自公啟之?!?/p>

        海濱教授介紹五公祠內的浮粟泉

        依然心系民生

        “勸俗勸農勸和”

        行至??诘奶K公祠內,自然不得不打卡位于此處的“海南第一泉”了,泉旁游人如織,不少人拍照留念,嘴邊偶爾冒出一兩句“蘇東坡”“蘇軾”的言語。當年,蘇東坡被貶海南昌化軍途經此處,寓居十余日,“指鑿雙泉”,此泉便是其中之一。因泉味甘甜,水源旺盛,泉面常浮水泡,宛如粟粒,故名浮粟泉。后來人們紀念蘇東坡,又稱此泉為蘇泉、蘇井、東坡井。浮粟泉是蘇軾在海南島的重要遺跡之一,近千年來,泉水不溢不竭,堪稱一奇,享有威譽。

        “天氣卑濕,地氣蒸溽,而海南為甚”,被貶到海南的蘇軾,不僅生活條件艱苦,濕熱的氣候也讓他難以適應。肉體的痛苦外,蘇軾依然受到朝廷權臣的壓制,對他下了不得食官糧、不得住官舍、不得簽書公事三條禁令??商K軾其人,始終關注民生疾苦,登上瓊州島不過十余日,就指導當地的百姓官員開鑿泉眼,成就了這被后世贊譽的“海南第一泉”。

        “他剛到瓊州,就發現當地老百姓吃水困難,盡管有河水,但是不夠清潔衛生。于是,憑著他非常豐富的水利經驗,他為大家探到兩個非常好的泉眼,指導當地的官員百姓來開鑿,其一就是浮粟泉?!焙I說到,蘇軾來到海南的第一站,就為當地百姓帶來了甘甜的泉水,歷經千年而不干涸。

        更為重要的是,蘇軾讓當地人的生活習慣有了根本上的改變。在儋州時,蘇軾發現當地百姓習于取咸灘積水而飲,以致常年患病。于是,他力勸大家改變這種習俗,并帶領百姓勘察水脈,挖井取水,倡導百姓喝熟水。此外,蘇軾還挖掘當地的黎藥,并親自教黎族同胞使用草藥治病。他不僅自己煎藥服用,親自去鄉野采藥,熬制中藥,為百姓開方治病。

        “可以說,蘇軾把中原的耕讀文化帶到了海南?!崩钍⑷A解釋,在勸學和勸俗之外,蘇軾還勸農。初來儋州時,蘇軾看到當地人以狩獵為生,經常食不果腹,土地卻大量荒蕪,創作了詩歌《和陶勸農六首》。更苦口婆心地勸說黎族同胞,改變“不麥不稷”的生活方式?!八麆褶r耕,勸和睦,勸勞作,懲懶漢,讓當地人豐衣足食?!?/p>

        當然,蘇軾的智慧和學識,并不只停留在醫學、農耕上,他還提出了民族和解和融。要知道,在宋朝時的瓊州,黎漢矛盾尤為尖銳,更爆發了多次黎族農民暴動,儋州尤為嚴重。但在東坡抵儋之后,他與當地百姓尤其黎族的人民相處友善,更提出民族平等的主張,寫下:“咨爾漢黎,均是一民?!?/p>

        “蘇東坡在儋州不過三年,他勸學培養了海南的弟子,又勸農帶來了農耕文化,更勸和促進了整個海南漢黎的和諧團結?!崩钍⑷A說到,時至今日,“東坡遺風”仍深深影響著海南的精神和文化。

        桄榔庵遺址

        依然廣受愛戴

        “東坡不幸海南幸”

        元符三年(1100年),宋徽宗登基,朝廷頒行大赦,赦免了大批官員。本以為要終老儋州的蘇軾,得以北返中原。當年五月,詔令到達海南,蘇東坡被調往廣西廉州?;貧w居儋的三年歲月,他寫下《別海南黎民表》,表現出對海南深深的留戀,和對這片土地上人民的不舍。

        “我本海南民,寄生西蜀州。忽然跨海去,譬如事遠游。平生生死夢,三者無劣優。知君不再見,欲去且少留?!?/p>

        在儋州的歲月,蘇軾常常深入民間,采風問俗,交朋結友,抒懷言志。他與百歲的王仲翁老人喝酒,以美酒來祝福對方長壽;他遇見背柴入市的黎族同胞,對方見他衣衫單薄,臨走送其一塊吉貝布;他外出時偶遇大雨,從農人家借來斗笠和木屐,“市人爭相視之,先生自得幽野之趣”……在這里,蘇軾從朝廷重臣,成為了鄉野農夫。

        “蘇軾在海南的三年,百姓對他是感恩戴德。東坡臨走的時候,整個海南的老百姓夾路相送,還給他帶了好多的當地禮品?!崩钍⑷A說到,人們甚至給東坡送了一身黎族的黎錦所制成的衣衫,他一路非常高興地向人展示,這是海南的黎錦。

        蘇軾曾作《歐陽晦夫遺接羅、琴枕,戲作此詩謝之》,其中寫到:“攜兒過嶺今七年,晚途更著黎衣冠?!痹娭谢貞浧鹆俗约涸诤D吓c百姓相處的愉悅時光,他“混跡”在平凡人群中,與平民相處甚歡。

        “大家都知道蘇軾的‘問汝平生功業’,那么蘇軾在儋州的功業是什么?我們可以說他有民生功業,他為海南的百姓做了大量民生善舉;文章功業,他在海南創作了大量的詩文,完成了三本哲學著作;而所謂人格功業,是蘇軾在人們認為的低谷困境中,實現了人生的一種超越?!焙I說到,海南人民除了立東坡祠、修造載酒堂,不斷翻修東坡書院之外,東坡走過的任何一個地方都會留下傳說,會把美好的寄托送給東坡。

        元符三年(1100年)六月,蘇軾自海南島北歸中原,他寫下《六月二十日夜渡?!?,這是他留給海南的最后一首詩作。面對曾經讓他不安和恐懼的海南,他說“苦雨終風也解晴”,更感嘆“九死南荒吾不恨,茲游奇絕冠平生”。這段本應是痛苦不堪的貶謫之旅,卻成為他平生最奇絕的經歷。

        “所以說沒有東坡到儋州,不可想象今天海南是什么樣子?!崩钍⑷A感嘆,東坡帶來的詩詞歌賦,琴棋書畫,醫藥農耕,至今仍浸潤著海南的人民。所以,曾有一句話說到,“東坡不幸海南幸”。

        “蘇東坡一生的不幸,卻給我們整個海南、海島帶來了無比的幸運。東坡被貶至海南,是中國歷史的一個事件,是一個人的屈辱史。但同時,也是海南的一段燦爛文化史,也是一個人給中華民族帶來的輝煌史?!?/p>

        (感謝海南省東坡文化研究與傳播中心、??谖骞?、儋州市旅游和文化廣電體育局、儋州東坡書院對報道的大力支持)

        評論 15

        • 萬山行人 2023-04-03 發表于湖北

          東坡不幸海南幸。

        • 一條錦鯉 2023-02-28 發表于四川

          東坡不幸海南幸

        • happy valley 2023-02-21 發表于四川

          佩服

        查看更多

       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

        黃色A片三級三級三級免费看